投稿

焦點

首頁  >  焦點

【轉運】“萬里茶道”:東西方文明互鑑的紐帶——訪湖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院長黃柏權

作者:記者 明海英  編輯:鮮文濤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發佈時間:2021/05/31

茶葉將茶源地、茶葉集散地、節點市鎮,茶葉加工、運輸、貿易相關的機構,經營茶葉的茶農、商人、運輸者、管理者、服務人員,銷售市場的消費者們有機聚集在一個完整的社會系統之中,形成一個巨大的經濟文化交流互動網絡。“萬里茶道”是17世紀至20世紀上半期中國南方茶源地與北方地區、俄羅斯及歐洲,以茶葉為媒介進行經濟文化交往與聯繫的通道。圍繞“萬里茶道”的形成、價值及其研究現狀,記者採訪了湖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萬里茶道研究院院長黃柏權。

《中國社會科學報》:請您簡要介紹“萬里茶道”的歷史。

黃柏權:從歷史淵源上,“萬里茶道”可追溯至中國古代的茶馬互市。唐代,飲茶之風從南方傳到北方,南方茶葉開始販運至北方,但唐代的茶葉貿易規模較小且時斷時續。宋代以後,“茶馬互市”成為經常性的貿易活動。清朝前期,統一多民族國家得到進一步鞏固和發展,內地與邊疆少數民族地區之間的經濟關係進入新階段,探索出新的貿易模式。康熙年間,晉商開始將長江中游的磚茶大量販運到蒙古地區,進而銷售到俄國西伯利亞地區,形成一條由商人主導的南北向商道。

唐宋以降,中國茶葉不斷向海外傳播,最先傳入日本、朝鮮等東亞國家,次為東南亞、南亞國家,最後傳至歐洲。1616年,俄使泰奧門尼茨將華茶作為給沙皇的禮物從中亞阿丹汗國帶回俄國,這被認為華茶入俄之始。1656年,費·巴依科夫使團抵達北京,正式拉開華茶直接輸俄的序幕。隨後,俄國使團和官私商隊紛紛到北京進行貿易,開闢出3條中俄貿易路線:西線“北京—蒙古—哈密—吐魯番—額爾齊斯河—託博爾斯克”;中線“北京—張家口—庫倫—色楞格斯克”;東線“北京—赤峯口—內蒙古東南地區—齊齊哈爾—海拉爾—尼布楚”。

1727年,中俄《恰克圖條約》簽訂後,經蒙古通往中俄邊境口岸恰克圖的貿易線路打通,“萬里茶道”正式形成。由於清政府不允許外商到中國內地採購茶葉,此前控制了長江中游至蒙古茶葉貿易商路的晉商順理成章地壟斷中俄茶葉貿易。為了打開俄國、歐洲市場,晉商南下福建武夷山採購紅茶。其運輸路線分兩個方向。第一個方向是主要方向,由崇安縣出發,經分水關至鉛山縣,下信江至鄱陽湖,在姑塘關繳税後進入長江,經漢口鎮入漢水,在樊城轉入唐河,溯流至賒旗店,再經裕州、汝州、洛陽、澤州、祁縣、太谷、太原府、代縣、大同,運至張家口後,分多條支路抵達庫倫、恰克圖。湖南安化和湖北羊樓洞的磚茶由水路運至漢口後,也匯入經漢水北上的路線。南方茶運至賒旗店後,還可東至北舞渡再至道口,通過衞河至臨清關報税,之後或經京杭運河運到通州後轉陸運發張家口,或發往定州再北上去張家口。第二個方向是武夷山—淳安縣—富春江—杭州—吳淞口—上海—天津—通州—張家口—庫倫—恰克圖。茶葉運至恰克圖後,轉賣給俄商,由俄商運往西伯利亞、中亞直至莫斯科、聖彼得堡等地。在俄境內的運輸路線有兩條。以上貿易格局一直持續到19世紀中期。

晚清時期,隨着《中俄天津條約》《中俄北京條約》《中俄陸路通商章程》等不平等條約的簽訂,俄商獲得在中國內地參與中俄茶葉貿易的權利,從19世紀60年代起深入中國南方產茶區設廠製茶,收購、販運茶葉。漢口開埠後,依靠發達的水系彙集長江中游各茶源地所產的茶,成為中國最大的茶葉出口集散地,被譽為“東方茶港”。太平天國運動時期,長江中游的紅茶取代武夷紅茶,供應漢口茶市。俄國是漢口茶葉貿易最重要的出口市場,各茶源地的茶葉運抵漢口後,經陸路、水路或海路輸往俄國。

以漢口為中心的中俄茶葉貿易網絡主要有三個方向。第一個方向運往恰克圖。其中,“萬里茶道”形成過程中長期使用的經漢水北上的江河陸聯運路線繼續得到使用,直到1906年京漢鐵路全線通車後,茶葉從漢口經鐵路直接北運,漢水航線逐漸失去作用,於1911年起停止運茶。19世紀60年代,俄國茶商在漢口到張家口之間開闢了另一條江河海陸聯運線,即從漢口裝船運至上海,經海路運至天津,再轉陸路至張家口後,走傳統路線到恰克圖。到19世紀末,俄商逐漸控制了恰克圖方向的茶葉貿易,晉商勢力衰落。第二個方向是直接運往歐洲的江海聯運線,即漢口—上海—倫敦—波羅的海—莫斯科;漢口—上海—蘇伊士運河—敖德薩、巴統。前者始於1861年俄國西界開茶禁;後者由俄商直接運營,始於1869年蘇伊士運河開通,到19世紀末其貿易量已接近經恰克圖輸入俄國的茶葉。第三個方向是1903年7月中東鐵路通車和1904年西伯利亞鐵路基本建成後開闢的江海鐵路聯運線,即茶葉從漢口裝船運至海參崴,或從漢口經上海至大連,轉鐵路北上運至海參崴,然後經西伯利亞大鐵路運銷俄國各地。到一戰時,中國出口俄國茶葉的80%經西伯利亞鐵路運輸,經恰克圖出口俄國的“萬里茶道”基本退出歷史舞台。除上述路線外,還有少量漢口茶通過其他路線輸往俄國各地。

“萬里茶道”開啓於17世紀、終結於20世紀上半期,這條以茶葉貿易為主的商貿之路,對促進中俄兩國經貿和文化交流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國社會科學報》:作為一條橫跨亞歐大陸長達14000多公里的國際商道,“萬里茶道”承載着怎樣的歷史價值?

黃柏權:“萬里茶道”最初是為滿足中國北方各民族、俄羅斯乃至歐洲對中國南方茶葉的需要而開拓形成的國際商道,其重要意義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綜合利用茶源地資源的生態價值。“萬里茶道”茶源地在南方山區,茶園多散佈在山腳和半山,甚至分佈在房前屋後。山腳坡度小種植糧食作物,中部種茶樹,山頂森林密佈,垂直的自然帶分佈構成完整的生態鏈,形成茶業可持續發展的生態系統,能夠維持茶源地生態系統的多樣性。

以茶為媒、從封閉走向全球化的歷史價值。“萬里茶道”曾是中國茶出口的主要貿易通道之一,為中國茶業發展提供了廣闊的世界市場,帶動了農村商品經濟的發展,提高了茶葉的商品化率,催生了一批商業市鎮,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推動了茶源地、沿線地區乃至整個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

不斷傳承、創新發展的文化價值。“萬里茶道”推動了中國茶業的繁榮。沿線民眾創作了與茶相關的文學藝術,形成了與飲茶相關的禮儀,這些共同構成了豐富多彩的茶文化。此外,在“萬里茶道”開拓、發展、繁榮的過程中,人們還創造了各種物質文明,包括茶園、村落、道路、街區、紀念性建築、橋樑、碼頭、碑刻、製茶工具、運輸工具、茶業文獻等。

資源交換、互通有無的經濟價值。“萬里茶道”沿線地區因茶葉貿易興起了眾多茶葉市鎮,這些市鎮為附近民眾提供了必要的貿易場所和拓展生計的空間。此外,對於北方遊牧民族和俄羅斯民族來説,茶葉還具有特殊功效,是北方以肉食為主、缺少蔬菜和水果人羣的生命之飲。安化和羊樓洞的黑磚茶一度成為草原上可以充當貨幣的硬通貨。

合作共享、文明互鑑的文化交流價值。一方面,“萬里茶道”茶源地均為多民族居住區,茶葉成為南北方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媒介,“萬里茶道”成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重要紐帶。另一方面,“萬里茶道”是中國與俄羅斯、中亞地區、歐洲進行交流的橋樑。通過“萬里茶道”,中國古老的文化和生活習俗傳入歐洲,歐洲工業文明、商業文明的成果也傳入中國。

“萬里茶道”在歷史時期承載了以茶葉為主要貨物的運輸,是國內南北方各民族、中國與俄羅斯乃至西方國家文化交流的載體和橋樑,也是東西方文明互鑑的紐帶。

《中國社會科學報》:請介紹“萬里茶道”的研究現狀,以及您對該領域未來研究的建議。

黃柏權:“萬里茶道”申遺啓動以來,受到歷史學、民族學、考古學等學科眾多學者的關注,並逐漸成為學術熱點。其中,主要包括以下幾個研究方向。

“萬里茶道”茶源地研究。民國時期,就有中國學者和日本學者對安化、羊樓洞等茶區進行考察調研,併產生了許多學術成果。21世紀尤其是申遺啓動以來,對茶源地的研究不斷深化。下一步,需要綜合利用各類中外文史料,對各茶源地分別進行深入全面研究。

“萬里茶道”貿易研究。這方面的研究涉及茶商、茶企、茶葉出口、重要的茶葉市場和沿線節點城鎮,是學界關注的重點,也形成了一批成果。未來,需要更加重視具體的實證研究、量化研究和重要個案研究。

“萬里茶道”線路的時空分佈研究。目前,學界對重要的商道線路有較為深入的研究,能夠基本描繪出商道的走向和途經地,但仍有大量支線沒有進入學界視野,需要進一步對其加以深入挖掘與研究。

“萬里茶道”遺產點研究。三個多世紀裏,茶葉的產、運、銷,在沿線各地留下了大量遺址遺蹟,成為“萬里茶道”的重要歷史見證,也是重要的實物史料。在申遺準備工作中,各省區基本摸清了各地現存遺產點的狀況,將其中大多數遺產點納入了保護範圍,並進行了初步推薦和研究。在此基礎上,需要對各地遺產點進行更系統的研究,加強整合,更好發揮“萬里茶道”的當代價值。

“萬里茶道”保護利用研究。目前保護利用研究多是從行政轄區範圍內入手,少有對整個線路保護利用的整體、系統考量。因此,迫切需要加強萬里茶道保護利用的宏觀研究和全局研究。

總之,學界長期圍繞茶源地、茶葉貿易、線路及遺產點、非物質文化遺產及茶道價值等方面展開了廣泛研究,對“萬里茶道”的歷史演變有了較為清晰的認識。未來,一方面,要關注“萬里茶道”沿線茶業與社會的互動關係,超越以往的茶史研究,從“茶葉”擴大到“茶業”,覆蓋從種植、加工、經營管理、運輸、貿易到消費的全過程。將茶史研究提升至社會經濟史、民族關係史、文化交流史高度,拓寬研究視野。另一方面,“萬里茶道”茶業資料體量龐大,來源複雜,資料不集中,蒐集難度大。資料多分散在各種非傳統的文獻和檔案中,而且外文史料多,如近代中國海關內部出版物、外國駐華領事館報告、洋行檔案、商業文書、調查報告、近代報刊、碑刻、家譜等。關於種植、生產加工、運輸和貿易線路的研究,還需要大量非文字資料,以補充文字資料的不足,包括相關的物質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口述和圖像資料。因此,亟須開展大規模資料蒐集、整理與研究工作,推動學術研究的拓展和深化。


原文鏈接://www.cssn.cn/zx/bwyc/202105/t20210528_5336725.shtml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新聞排行

圖片新聞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 微信

  • 微博